我的同學們或是朋友們常常很羨慕我
覺得我家C先生很疼我   覺得我在澳洲的生活很愜意
當然特別是在台灣的一些友人  常常和我抱怨起生活上的不如意
最後又和我說了句  還是你的生活最好

認識我很久的人都知道  我並非來自一個富有的家庭
當年出國時  也是靠著自己積蓄出國的
我在大學時  父親的公司因為受不了長久的虧損  就把公司收起來
所以我從大學開始就半工半讀  賺自己的生活費
而我的弟弟妹妹  都是大學讀夜間部  白天工作賺學費
甚至大學畢業開始工作時  媽媽就交代我要拿錢回家
我一直都是這樣認認真真地過日子

當然我很幸運的  還沒拿到大學畢業證書  就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
那是個外商公司  工作時總是很忙  常常晚上回到家都是10點過後
可是我在壓力下  也是不斷地成長
甚至也有不錯的升遷

其實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那種出國讀書的夢想
一方面是經濟上不許可  另一方面自己本身就是個沒甚麼語言細胞的人

說真的要不是當初那一段讓我傷透心的感情
當我覺醒不想在這樣下去  打算有個新的人生
再加上工作了五年  一直都是在高壓忙綠的情況下  自己的健康狀況也越來越差
我突然很想改變  不想要一輩子都過這樣的生活
但在我遞出辭呈  也受到一些高階主管們的挽留
甚至有別的公司來挖角
不過我還是決定了出國  最主要還是那段感情的問題
我不想再困在裡面了
儘管周遭的友人覺得訝異  為什麼我要放棄這麼好的職業生涯
因為回國後  可能一切都要重新再來
但是我就是發揮了我的牛脾氣  一定下決定就不斷往前進
所以我最後還是放棄了一切來到了澳洲

當然剛開始來澳洲的時侯  也覺得很孤單很寂寞
但我的心情卻是出乎意料的平靜
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這種平靜的感覺
我也遇到了C先生   他是一個忠厚老實善良的男人
他說他這輩子最瘋狂的一件事情就是努力要娶我進門

C先生不高不帥也不是個大富豪   但他是個懂得欣賞我的人
甚至為了我  還跑回台灣想把我追回來
說實在的  當時的我對他的感覺是  一個可以當好朋友的男人
但我爸媽見到C先生時  就告訴我  如果妳嫁給他  我們做爸媽的一輩子就不會擔心了
因為怎麼看都是他們的女兒我會欺負人家一輩子

可是朋友們的想法卻又不一樣囉
她們一直覺得我一定可以找到條件更好的男人
大家都覺得C先生的條件不算挺好的

當時的我還在情傷的恢復期當中
也覺的或許這輩子已經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這些事情我也坦承告訴C先生  但他仍舊默默地對我好照顧我
甚至我告訴C先生  因為我是長女  我放不下我父母
所以如果家裡經濟有問題  我一定會拿錢回家
C先生說妳的爸媽就跟我爸媽一樣  很幸運我不用奉養我爸媽  如果妳家需要  我一定會幫忙

這麼多年過去了  C先生對我還是一樣
只要是我喜歡的  他二話不說一定買單
只要是我想到的  他一定尊重我的意見
我不喜歡做家事  家事他全都包
如果我不想做飯   兩個人就吃外面
每次我爸媽來澳洲   他一定會請假帶我爸媽出去玩
如果我要回台灣    他一定也會陪著我去選購親友們的禮物
因為我容易腰痠背痛   他不是帶我去按摩就是自己幫我按摩
如果我有朋友來澳洲找我   他也一定會好好招呼我的朋友們

就這樣隨著時間的流逝  我也慢慢地被C先生感動了
友人也從當初覺得他是個條件不好的男人變成這麼好的男人去那裏找
或許我當初對C先生沒有愛情   只是理智的選擇一個對我最好的男人
我心裡的創傷也慢慢地平撫了

因此我也是拿我的例子鼓勵一些友人
特別是困在自己的謎團中走不出來的友人
如果不試著放棄一些事情  不做一些改變  妳又那來的新生活
塞翁失馬  焉知非福
如果沒有當初那段傷我心的感情  我也不會放棄好的工作機會  選擇在澳洲重新開始
有這麼一段平靜幸福的日子

今年我們兩個討論之後  決定要有小孩
因為我再不懷孕  過沒多久就是高齡產婦一個
雖然C先生一直擔心小孩若像他  長得實在不太好看
其實我也有想過這個問題啦
不過我老媽的答案才妙 
我老媽說這有甚麼好擔心  頂多18歲後  帶小孩去整形就好
我老媽就是一個這麼可愛的女人

其實我也要感謝一下老媽
老媽從小就教育我跟我老妹選擇另一半的標準
第一  絕對不要嫁帥哥  最好嫁長得不好看  但人好脾氣好的男人
第二  要有經濟基礎  但不要嫁豪門  所謂的經濟基礎就是有房有車有一份穩定的工作
第三  就是要疼妳 

所以當我老媽看到C先生第一眼就知道  這就是她夢寐以求的女婿
不過也還好是老媽的教育成功
所以我從來也沒有特別要選帥哥或是要有嫁入豪門的夢想
我只期望有單純美好的小幸福 
知足的女人比較快樂


創作者介紹

Molly ☆南半球生活日記☆

M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